Accueil > Uncategorized > 马英九:民主再造工程──台湾民主第二阶段改革宣言

马英九:民主再造工程──台湾民主第二阶段改革宣言

马英九:民主再造工程──台湾民主第二阶段改革宣言

文章来源:《选择周刊》1/18/2008

壹、核心理念─以宪政主义的精神,开启台湾民主第二阶段改革
台湾民主政治的发展,是华人文化圈史无前例的奇迹,也是型塑今日台湾社会风貌最重要的历史进程。在过去几十年的发展中,我们目睹了台湾人民追求政治自主的壮盛决心,也承受了各种政治激情所带来的对立、猜忌与伤害。我们的民主固然具备了形式上的条件,但是民主生活的内涵却仍然极为贫瘠,其原因何在呢?
我们认为,台湾民主的困境,是从未真正落实宪政主义(constitutionalism)的精神。宪政主义强调分权制衡,主张法治与捍卫基本人权,并严格限制政府不得滥用权力,这是优质民主必要的基础。然而民主在台湾的实践,却偏重于选举,对于民主的实质内涵──宪政主义的理念,未能给予足够重视,以致于政治人物违法滥权不断,而各界除了扼腕之外,竟不能有所作为,这也使得台湾的政治只有“转型”,却无“正义”。


在解严二十年后的今天,人民对台湾民主质量低落的抱怨,朝野政党应该深自反省,不应续以戒严时期的心态,妖魔化对手或整日掉入历史功过的争论中。
现在我们有必要重新根据宪政主义的原则,检讨过去民主政治发展的经验,使台湾可以摆脱族群动员、民粹主义,以及政府贪污腐化的噩梦,让台湾人民真正享受民主转型所承诺的福祉。
过去二十年的政治发展,可以看成台湾民主政治的第一阶段改革。此期间内,我们完成了解除戒严、开放党禁报禁、国会全面改选、政权和平转移等重要工作。从2008年开始,我们希望启动台湾民主第二阶段改革,具体实现权责相符的宪政体制、推动政党良性竞争、落实司法审判独立、强化防贪肃贪机制、鼓励公民社会蓬勃发展,并维护弱势的基本人权。我们将以行动证明:台湾不仅可以有普选的民主,更可以实现理性、公平、负责、清廉的民主。台湾的民主可以不必流于空洞,只要我们肯努力,一定可以充实民主的内涵,展现优质民主应有的活力。

贰、具体主张
一、确立宪政主义的基本精神
近代西方民主政治得以顺利发展,是因为坚守宪政主义的精神。宪政主义主张人人拥有不可剥夺的基本权利、政府权力必须受到节制、法律之前人人平等、一切措施依法而行、行政体系严守中立。这些基本原则,是一个民主国家对抗专制暴政或民粹主义的关键所在,也是我们追求优质民主的确实保证。
我们执政之后,将尽一切努力落实民主的核心价值,使宪政主义成为朝野政党的共识。我们期待民进党不要受限于台湾民族主义,从而放弃他们对宪政民主应有的坚持。我们也主张加强宪政主义的公民教育,使全国人民都能了解民主的真谛,对民主政治恢复信心。
二、实现权责相符的中央政府体制
自1991年以来,为因应民主化的需要,我国已历经七次修宪。修宪的结果,固然有博得全民肯定地方,也有引发各界争议之处。有关中央政府体制,我国的规定接近法国双首长制。此一制度虽非完美,却自有合理运行的规范。不幸的是,陈水扁总统从未依照现行宪法的精神,由国会多数党或多数联盟组阁,并屡屡违反多数治理原则,建立少数政府,这也是过去七年来造成政治动荡的根本原因。
如果本党赢得总统选举,我们将依循宪法规定,清楚掌握府、院、国会间应有的分际,严格遵守宪法关于总统职权的规定,任命立法院多数党或多数联盟组成内阁,并以合乎宪法精神的作为,建立足以体现“权责相符”原则的宪政惯例。即使民进党赢得立法院多数席次,我们也将依据宪法精神,任命民进党人担任行政院长,实现蓝绿共治。
我们不赞成以修宪或制宪为手段,追求更改国名或藉此刺激选票的短视作为,但有鉴于社会各界对现行中央政府体制的评价不同、对朝向内阁制或总统制发展有分歧意见、并且对国会减半后的议事正义有所关切,因此我们执政后除将努力行宪,并拟于总统及立法院改选两年后,成立宪法评估小组,检讨现行宪法实施以来的优缺点,以及国会减半后的议事成效。如果朝野能有普遍共识,我们将推动进一步的宪政改革,以响应国人对宪政秩序的期待。
三、推动政党良性竞争
目前台湾民主发展之所以令人感到忧心,除了陈水扁总统一意孤行,违反宪法规定扩权滥权之外,也与朝野政党间的激烈对抗有关。事实上,民主政治虽然以政治竞争为常态,但各政党不应以消灭对方、垄断统治权为目的。过去威权统治时期,本党固未遵守宪政民主原则,曾阻扰与压制反对党运动。但台湾民主转型过程,本党扮演主要推手,并清楚界定民进党为“竞争对手”,而非“敌人”。不幸的是,民进党至今仍以各种手段,丑化本党为“外来政权”,并操弄族群认同。最近更炒作解严题材,不断算老帐,搞清算。此种作为,完全无助于台湾民主的正常发展。
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,我们呼吁朝野各党回归民主政治的常轨,相互尊重,在宪政轨道上,进行良性竞争。事实上,民主国家内只应有政党竞逐,不应有敌我斗争。一味将政治上的竞争者污名化为背叛国家的敌人,是没有政治道德、没有民主素养的行为。我们将尽一切努力,营造一个具有互信基础的政治竞争环境,让人民可以放心地选择他们的政治价值,以及代表这些价值的政党。
四、落实司法独立及行政中立
台湾的司法经常为人所诟病,认为无法摆脱政治势力的支配与影响。司法改革运动推行多年,虽已相当程度革除司法弊端,但是总统对大法官的提名方式、以及政府有关部门对检调单位的控管,仍使政治阴影无所不在。然而,司法未能完全独立,则法律主治的宪政原则就无法落实。因此,我们执政后,将检讨目前独立机关的提名制度,希望专业、操守与担当成为提名的主要考虑,不容政治决定一切。我们也将严禁政治势力介入司法人事、调查与审判,并积极推动司法改革,提升司法公正形象,以构筑人权保障的最后防线。
除了司法独立之外,我们也会严格要求各级文官遵守行政中立原则,禁止目前常见的“以行政资源助选”的歪风。对于宪法所规定的监察、考试两院人事,以及与行政部门有关的独立机关,如中央选举委员会、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等,我们都将予以充分尊重,以确保其职权行使的独立与公正。
五、鼓励自主的公民社会蓬勃发展
公民社会(civil society)是民主巩固所不可或缺的基石。健全的公民社会,包括各种自发性的人民团体、活跃的公益社团、积极的专业组织、绵密的小区网络、各类型社会运动,以及批判性的大众媒体。公民社会在政府、市场与家庭之外,形成民主国家另一个重要的环节。由于公民社会的存在与运作,民主政治才能建立广泛的草根基础,并使平等参与的理念深入人民心中。
基于公民社会的特殊属性,我们主张政府应该协助人民团体排除其形成过程中的法令障碍,提供人民团体宽广的活动平台,但不介入人民团体的活动内容。我们将重新检讨集会游行法与人民团体法等相关法律,使其与时俱进,成为社会进步的正面力量。
另外,政府亦须仔细倾听人民团体及大众传播媒体的声音,虚心检讨自己施政的成败。我们绝不允许类似民进党政府搜索媒体、恫吓媒体的行为,也不会将独立批判的民间声音解读为“唱衰台湾”的言行。
相反地,我们将遵循宪政主义的原则,致力营造一个充分保障言论自由、思想自由、结社自由的公共空间,使“自由之家”对台湾的自由度评比,再度回到第一级。我们相信鼓励公民社会的成长壮大,将可以向全世界展现台湾民主的成熟与自信。
六、强化整饬贪污的机制
民主国家除了确保人民积极参政的权利,也必须提供一个廉洁、有效能、有正义感的政府。过去几年来,政府的贪渎问题日益严重,尤其民进党政务官涉嫌贪腐人数之多,更是前所未见。而陈总统亲属涉及弊案,甚至引起百万人民街头抗议。我们在痛心之余,必须加速建立完整的防贪、肃贪制度,使类似丑闻不再上演。
我们执政之后,将立即建立廉政指标,明定公务人员清廉办事的流程与规范,要求中央与地方政府一体遵行,并责成各级首长以身作则,亲自推动。我们也要加强检察体系防贪与肃贪的功能,使司法单位有足够的权限、人力与资源去打击贪污腐化。至于延宕多时的阳光法案,我们也将协调立法院尽速通过,以使黑暗势力无所遁形。我们决心使台湾的政府清廉度与透明度名列东亚前茅,让台湾人民为自己的民选政府感到骄傲。
七、以审议民主促进行政及立法改革
代议民主经常为人所诟病者,一在决策过程不够公开,二在讨论过程不够理性。为使决策过程更为公开,有人主张经常进行公民投票,让一般人民得以直接参与国家大事的决定,避免公共政策沦为少数菁英的禁脔。但是扩大参与范围的结果,却又容易产生讨论不足、以情绪取代理性的后果。为了进一步改善民主参与的缺失,有人引进“审议民主”的理念,希望透过公民会议或小区协商的方式,弥补现行各种民主决策程序不够开放、不够理性的缺点。
我们从国内外各种实践经验得知,审议民主的理想终须进入行政与立法过程,否则纯属抽样性、局部性的公民会议并不能取得民主决策的正当性。因此,我们主张推动行政及立法改革,由行政院及立法院内部自行建立理性审议的程序,以加强公共政策制定过程的透明度与理性程度。换言之,我们将努力把平等对话、理性沟通、寻求共识的精神转化为制度性的规范,以大幅提高台湾民主决策的质量。我们认为不论澎湖开放赌场问题、苏花高兴建问题以及立法院人事同意权问题,都应依循前述审议民主过程,以求取政策与人事决定的合理性与正当性。
八、维护弱势的基本人权
我国宪法明定全国人民无分男女、宗教、种族、阶级、党派,在法律上一律平等,并享有各种基本人权。然而在具体的社会情境中,弱势者仍无法真正享有宪法所保障的平等权利。举例而言,女性之就业机会、原住民之文化尊严、同性恋者之法律地位、农渔劳工之实质所得等,皆无法与男性、汉族、异性恋、中上阶层相提并论。随着社会的变迁,近年来更出现外籍客工、外籍配偶、新移民后代、独居老人、长期失业者、罕见疾病患者等遭受各种不合理、不平等对待的严重问题。
一个无法充分保障弱势者基本人权的社会,就不是一个值得骄傲的民主社会。我们承诺于执政之后,立即修订各种不合时宜、有违人权的法令,以维护社会弱势者的基本权益。同时,我们也将透过公共政策,矫正过去政府未能积极扶助弱势者的缺失。更重要的,我们要加强人道主义的公民教育,让全体社会成员皆能培养慈悲、宽容、公义的心胸,以给予所有弱势者应有的关怀、尊重与救济。

叁、结语
民主社会永远存在分歧意见,也永远存在各种利益冲突。但是透过宪政主义的实践,分歧的意见不致撕裂整体社会,而冲突的利益也可以获得制度性的协商与解决。我们呼吁全体国民,珍惜台湾民主发展的既有成果,正视台湾民主发展的困境,并认真思考以宪政主义开创第二阶段民主改革的可能。
我们期待未来的台湾政治社会,不再受制于选举动员的惯性反应,而能有超越胜负、为国家建立长治久安基础的格局。我们呼吁民进党的朋友们,不要继续操弄族群认同及敌我斗争,而能以负责任的政见与我们共同建立民主政党竞争的典范。我们更希望透过这场总统大选,让未来世代重新找到关怀公共事务的动力,并能持续不断地为追求宪政民主的理想而献身。
解严二十周年是新的起点,让我们共同为台湾民主的第二阶段改革一起努力!

Publicités
Catégories :Uncategorized
  1. Aucun commentaire pour l’instant.
  1. No trackbacks yet.

Laisser un commentaire

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-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:

Logo WordPress.com

Vous commentez à l'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.com. Déconnexion / Changer )

Image Twitter

Vous commentez à l'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. Déconnexion / Changer )

Photo Facebook

Vous commentez à l'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. Déconnexion / Changer )

Photo Google+

Vous commentez à l'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+. Déconnexion / Changer )

Connexion à %s

%d blogueurs aiment cette page :